國研網絡數據科技有限公司

睿正咨詢洞察:馬雲卸任後的新時代組織發展

時間:2019-10-09 17:08:17 | 作者:愛科技網 | 點擊: 102 次

上個月,馬雲正式卸任阿裏巴巴董事長。卸任演講上,馬雲提到新的時代即將來臨,而在新的時代中,做大做強不再是定義組織的標准,“最近幾年全球化的挑戰、新技術引發的各種焦慮、環境的惡化……各種變化都在釋放一種信號,這個信號就是一個新的時代很快到來。今天所有的煩惱、所有的焦慮、所有的困惑,我認爲是一個新時代來臨之前的陣痛。21世紀不管你是什麽樣的組織,你是什麽樣的人,你不是要做大,你不應該做強,你要做好。善良是最強大的力量。”

馬雲所說的“做好”只是一個模糊化的概念,但是我們必須看清技術進步對企業和個人意味著什麽?什麽樣的企業才气更加適應新時代的發展?

新的時代下組織如何發展?

同樣在關于未來的話題上,凱文凱利曾說過:“在未來人造物會表現得越來越像生命體,生命會越來越工程化”。公司是人類發明的一種虛擬概念,這個虛擬概念自己是人類合作模式的一種展現形式。那麽在技術進步的配景下,組織越來越像一個生命體是大勢所趨。凱文凱利的看法與近些年我們所談的“有機無邊界組織”有所吻合。

無邊界原理認爲企業組織就像生物有機體一樣,存在各種隔膜,使之具有外形或界定。雖然生物體的這些隔膜有足夠的結構和強度,但是並不妨礙食物、血液、氧氣、化學物質暢通無阻地穿過。無邊界組織的原理認爲,信息、資源、構想、能量也應該能夠快捷順利地穿越企業的邊界,使整個企業真正融爲一體。

與無邊界組織相對應的一些規模越大的企業,以及建立時間越久的企業,越容易得一些“大企業病”,“腦子”想到的事兒,“腳”不一定能執行,這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組織僵化,輕則導致企業固步自封、無法前進,重則可能摔跟頭。

如果对“大企业病”进行诊断,病因会出现在哪里?著名的组织进展教授沃伦·本尼斯认为,现在对组织体制的威胁至少有这样四个:① 快速且无法预料的变化;② 规模的增大;③ 现代技术的复杂性;④ 一种基于合作与理智的权力新概念,正在取代基于强迫和威胁的权力模式。这与目前企业所遇到的问题基本吻合。

在不確定性焦慮中,掌握變與不變

凱文凱利和本尼斯的以上觀點在上個世紀就已經提出,但對于今天的企業來說這些理念同樣適用。所以一個人看問題的深度,取決于他只能看到眼前的當下,還是能夠拉長時間軸來認識問題。想要實現人力資源體系發展,必須要穿越時空,用更長遠的眼光來看待問題,並且結合人類社會和技術的進步、國家和地域的發展以及行業趨勢,進行系統性思考,才气夠看見真相。

與人類社會和技術的進步、國家和地域的發展相比,行業趨勢只是裹挾在其中的一環而已。我們人力資源工作者和企業領導者的必須要去深刻地理解所在的環境,其中有幾個核心的概念:知識的積累、技術的進步、合作的進化、人類的基本能力和人性的穩態。

知識的累積會促進技術的進步和爆發,因爲有了技術的進步,社會組織形態産生了更多的可能。例如隨著語音通話技術、視頻通話技術、甚至未來的全息投影技術的實現,人與人之間合作的距離逐步拉進,讓合作的模式快速進化。

與技術的進步相比,2000年來,人類的基本能力、腦容量和智力水平並沒有飛速增長,與2000年前的人類一樣,人性的黑洞和人性的閃光點依旧如故。進行技術或科學研究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促使周圍的環境、合作模式快速改變。但是人類的本質特征卻未改變,做人力資源工作最大的難點在于你面對的永遠是成熟度相差不多的一些人。

這也導致人力資源體系發展的可操作性空間越來越小,十幾年前做一個獎金激勵、薪酬考核政策,就可以很快激發組織活力,但現在卻很難行得通。其中最大的問題在于,隨著社會的發展,你很難尋找到進一步激勵員工的點在哪裏。

梅奧在《工業文明的人類問題》一書中寫道:“只要企業治理方法還未曾考慮到人類天性和社會動機,工業發展就擺脫不了罷工和怠工行爲。”很多企業人力資源體系發展在這十幾年來落入了一個誤區,就是關注硬的東西多,關注軟東西少,關注機制體制多,關注人少。進而發現不管如何改革都不怎麽管用,原因在于待遇和體制有邊界和成本連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