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部图片 ,北京纠纠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科技馆旧

長沙急了:不能只靠芒果台和工程機械,邀互聯網巨頭設二總部

時間:2019-10-09 17:04:12 | 作者:愛科技網 | 點擊: 117 次

阿裏投資過了山海關之後,騰訊也開始“戰長沙”。
8月份,騰訊(長沙)智慧産業總部在長沙正式揭牌,馬化騰体现:“騰訊選擇了長沙,希望將其打造爲智慧産業和數字都会的標杆,並在不久的將來將長沙模式向全國推廣。”
除了騰訊,近幾年百度、京東、華爲等互聯網巨頭也紛紛结构長沙,中興通訊、中國長城、中國移動、58集團等國內衆多互聯網領軍企業還將“第二總部”落戶于此。
作爲中部都会,長沙近幾年在發展互聯網産業方面確實下了狠功夫。
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更是對互聯網企業發出熱情的邀約:“我們期盼騰訊、京東、阿裏巴巴等國內外知名互聯網企業將‘第二總部’落戶長沙,推動形成北有北京、南有深圳、東有杭州、中有長沙的中國互聯網産業發展新格局。”
長沙這樣做,是爲了打造出一張互聯網名片。名片背後,是人才聚集,是産業提升,是新經濟話語權。
除互聯網産業,長沙也在積極培育更多千億級産業(目前長沙有7個千億級産業)。
千億級産業裏“深水藏大魚”,能吸引競爭力強、引領性好的千億級企業(目前長沙還沒有千億級企業),並讓它們發揮出中流砥柱作用,反過來進一步塑造長沙這座都会,看看華爲、騰訊、大疆之于深圳,阿裏之于杭州就知道了。
長沙究竟是一座怎樣的都会?“著急”的長沙能乐成突圍嗎?今天庫叔就來說一說。

長沙急了:不能只靠芒果台和工程機械,邀互聯網巨頭設二總部

文 | 李浩然
本文爲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新貴都会

庫叔之前曾在《“平平無奇”的合肥,竟是中國十年內趕超8城的大“黑馬”!》這篇文章中分析了合肥這座都会的經濟總量曾在十年內(2006-2016)超過了8座省會都会,是中國都会界一匹不斷逆襲的“黑馬”。
那同爲中部省會都会,外人看起來“不溫不火”的長沙呢?
可以說,長沙的發展速度同樣快到讓人驚駭,也是中國都会界一個不循分的“攪局者”。
雖然我們強調不以GDP論英雄,但數字背後往往能透露出都会實力的此消彼長。
2004年長沙的GDP只有1108.9億元,2018年這個數字跳到了11003.4億元,進了“萬億”俱樂部,增幅高達892.3%,經濟總量在全國34個重點都会(直轄市、副省級都会和省會都会,不含南甯和拉薩)中排名第12,鋒芒直指中部地區的“領頭羊”武漢。

長沙急了:不能只靠芒果台和工程機械,邀互聯網巨頭設二總部

14年來,在高手環伺的中國都会界,長沙相繼趕超省會都会鄭州、福州、石家莊,副省級都会西安、長春、濟南、哈爾濱、大連、沈陽、甯波,领先進入GDP“萬億俱樂部”,如此火箭般的躥升速度,也讓前面的青島、南京等都会倍感壓力。
更重要的是,長沙多年的這股勇猛勁頭絲毫沒有減弱的意思。最近,各都会陸續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經濟發展數據,長沙與成都以8.2%的GDP增速領跑全國主要都会。

長沙急了:不能只靠芒果台和工程機械,邀互聯網巨頭設二總部

除了GDP,長沙的金融機構存款余額與人口增長也都非常可觀。
先來說金融機構存款余額。我們知道,資金是經濟運行的動力,也是結果。一個都会能彙聚多少資金,顯示出這個都会的發展潛力。近8年,長沙金融機構存款余額增長率在中部六省會都会中僅次于合肥。

長沙急了:不能只靠芒果台和工程機械,邀互聯網巨頭設二總部

人口數量的變化我們主要參考反映人口流動的重要指標——小學生數量變化。目前全國小學入學率幾近100%,且小學生數量是“數人頭”數出來的,不是抽樣調查或者估計出來的,因此利用小學生在校數量的變化來衡量多数会的人口流動,將更加真實。
近8年,長沙的人口增長在中部省會中十分突出。

長沙急了:不能只靠芒果台和工程機械,邀互聯網巨頭設二總部

把時間線拉長就會發現,長沙的經濟發展確實亮眼,很多人也認爲,長沙是近20年中國“逆襲”最爲乐成的都会,某種水平上甚至可媲美深圳。
還有被人們津津樂道的就是,長沙經濟發展快,但房價卻不緊不慢,其房價漲幅在省會都会當中長期靠後。
某研究機構近期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全國50城房價收入比報告》顯示,長沙以6.4的房價收入比“墊底”,也是50城中唯一一個房價收入比低于7的都会。相比之下,排名最高的深圳,這一數字爲36.1。長沙二手房的均價也就一萬上下,甚至比廊坊、漳州等都会都要低得多,真是全國的“房價窪地”。
但與這些亮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長沙從來不是被“偏愛”的都会。
一是長沙行政地位很“一般”。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都会的政治級別從上往下,一般分爲直轄市、副省級都会、非副省級省會都会和一般地級市,長沙就屬于非副省級省會都会,頂著湖南“一哥”的名號,別的光環一概沒有。
這也就意味著,長沙不能像濟南、西安、廣州等副省級都会那樣,可以從上級得到更多的財政資金投入基礎設施建設,或是憑借一線多数会的戶口吸引到更多優秀人才。
二是長沙地理位置很“尴尬”。
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擁有好位置的都会就相當于在繁華的鬧市占據了沿街商鋪,不用吆喝就能引得衆人多看幾眼。我們說上海重要,是因爲它是長江流域的出海口;重慶和武漢重要,是因爲它們分別是長江上遊和中遊的中心都会。這讓這些都会在工業文明時代總能比別人快很多步。
而長沙和隔壁的“難兄難弟”南昌一樣,僅僅是長江某條支流的流域中心都会。加上長沙所在的湘中盆地,三面環山,北面有湖,幾近封閉。
更糟糕的是,以長沙爲中心放眼看去,東西兩側的江西、貴州還比較“溫和”,但北有“九省通衢”的武漢,南有強大的廣州和深圳,長沙可謂“腹背受敵”,很容易就被南北“撕扯”。